位置:首页 > 国际学校 >

作业考倒家长 教育难言及格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3 03


寒假结束,家住华北某市的贾女士松了一口气:“家庭作业终于做完了!”女儿在一所重点小学读三年级,一项作业是“读时事画报》电子书,总结三件大事”,“找了半天发现这是清末的报纸,里头是政治漫画,还用了广东方言。”贾女士说,“别说孩子,家长读起来也费劲。”云南某高中数学老师施先生说起儿子的作业,也直呼“太难了”!难住施先生的多是手工作业,“说是让家长配合着孩子完成,可是这样的作业难度太大,最后就成了家长做,孩子根本无法参与。”(2月19日《人民日报》)


曾有网友戏言:“中国式家长”最难当!何也?当孩子从幼儿园开始,就有了家庭作业,一直到小学初中高中,家庭作业的难度和复杂程度不断升级。而且不少名义上的“家庭作业”,实际是为家长布置的。从做手工、上网查资料到制作电子书、录播剪辑课外公益活动微视频,没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和网络技术,还真当不了、当不好家长。

原本由孩子完成的家庭作业,变得越来越高精尖难,超出学生的正常认知水平和能力范围,不得不由家长亲自动手才能勉强完成。这其实是一种教育错位,暴露了某些为师者的“眼高手低”。所谓“眼高”,就是过于倚重少数现代科技新工具新载体、过于追逐某些超前的教育新理念,忽略了孩子们的家庭实际情况乃至个体接受能力,忽视了教育规律和学生成长规律。所谓“手低”,就是过多转移教育责任,亲自批改作业少了、写教案少了,混淆了课堂教育与家庭教育的责任与边界,把越来越多的教育责任推给家长。

学生是整个教育活动的主体和对象,是主动参与者而非被动旁观者。家庭作业变成了“家长作业”,使作业丧失了教育的初始功能和本质要求,沦为一种彻头彻尾的虚假形式,使众多家长视为畏途当成负担。学校和家庭、教师和家长,不应该仅仅通过单向度的布置作业下达指令来维系教育合作关系,更要加强互动交流,分别演好不同的教育角色,共同推动孩子的成长教育。任何的“代劳”或者“代办”,都是拔苗助长、弄虚作假;任何超出学生成长规律和正常负荷能力的作业,都只能收获不真实的答案。

家庭作业不只意味着孩子们的知识操练、能力巩固,同时也是对教师的检验,什么样的家庭作业折射什么样的教育理念,什么样的教育理念收获什么样的教育成果。让家庭作业真正回归本义名副其实,真正由孩子们独立自主完成,这才是每位老师必须认真对待、正确完成的作业。


□文/本报评论员 张培元